荆鲜

只是一个痴汉😊

我的天呐

VIPCHY:

被白起小哥哥圈粉 ! ♡
cr 我自己&一起玩恋与的小伙伴

貓葉:

好久沒更新...
最近真的也挺忙的所以沒有畫很多

目前只有一些塗鴉而已
還有本子的預告(對不起都是假的(欸


其中那張黑貞復刻是去年10月畫的
翻來翻去找不到lofter有沒有貼過真的忘記有沒有貼了
那時候日版尼祿季復刻黑貞

雖然畫這樣其實我爆死了XDDDDDDDDD



不過現在發現我好像也真的不太需要黑貞
已經幾個月沒點好友黑貞的台了
-----------------
然後現在日版復刻泳裝
我在猶豫要不要拼回弓傻
但是又怕新泳裝有伯爵...
雖然有走漏風聲說今年泳裝一樣沒男角
但我還是想再等等看...









不過說真的
我也被FGO的卡池弄到有點累
真希望能回到只為了真愛而課的自己

刚发现的太太,就😫😫😫😫我有毒吧

Mirror:

和突然想起来的,一张阿福与咕哒子。
台词大概就是……阿福:master不是很好奇吗,那就来亲自确认下嘛~
咕哒子:我不是,我没有。
然后拒绝无效什么的。
伪娘与女孩子真可爱w

婶婶不能说的生日愿望

白桃批發商:

深夜发病,大概是吃撑了......


当本丸的大家一脸欣喜的推出卖相不算得上好但心意满分的蛋糕,因应婶婶我声称年年18岁而插满18枝蜡蠋,我一如既往的闭上眼许愿,静默数秒後一口气吹熄了摇曳的小火苗,随即一阵爆出欢呼,大家也便高高兴兴的把蛋糕切件分了。


这时五虎退走来轻轻拉了拉我的手袖,那双亮晶晶的眼睛直看着我问道


「主人您许了什麽愿望?」


我笑着摸摸他的头,答道


「要是说出来的话,便会不灵验了。」


对的,我的愿望关乎我的眼褔:


1. 希望一期一振的胸能二度发育


2. 希望有一天能够像看裙底那样以仰角看大腿,说不定还能从裤管......嘿嘿嘿


这些话根本说不出口!!


不!是根本不能说出口!!


谁敢当面跟一期说:


「我啊,还是喜欢光忠的胸啊,那种份量一头栽进去简直治愈感max(猥琐笑)你的只是比较小巧玲珑......」


我都不敢想像下场了,还是努力地胸||袭一期看看能不能揉|大一点这样吧_(:3 」∠)_

美人局

幽灵桑:

三好,乙女向,自主避雷。
复习张爱玲《色戒》的产物,微博一个写作练习的题梗运用。
非原作背景,不必太考据,但还是间谍,敌对方设定吧。





正午。
值着饭点的当口,街上没有什么人。日光直照着,过于亮堂,刺的人两眼生疼。生理性的泪水涌上来,只要眨巴下眼皮子就能落的了无声息。
有栖小泽正一边听着那个洋人老板的生意经,一边挑着柜台里的首饰。
为表尊敬,她时不时也点头应一声。敷衍的恰到好处,老板也不恼,只当她是见了漂亮石头就走不动道的那类女人,这他见得多,于是又转头同跟她一道来的年轻绅士攀谈了起来。
街道的白光透过窗户又折进橱窗里,将那些亮闪闪的小玩意衬得光彩照人,有栖小泽看着也笑,只是一列一列的看过去,像是被迷花眼,又故意作出了一副懂行的样子。
这个一间其貌不扬的店。
门是常见的那种双开木门,铜芯的把手有些老了,扭一下就会发出一声不小的响动。橱窗内并未摆放任何东西,空荡荡,只有门口立了个牌子写着「珠宝商」,显得有些磕碜。尤其它又挨在一家新百货公司的近旁,这就变得更不显眼,走的远了,别人还以为这是栋民居。
有栖觉得丢人了,只暗暗的在心里埋怨同僚做事放不开手脚,下不去本金。
这是最后一次,丢不丢人其实不打紧,但她就是不大高兴。
唯恐被人看轻这种心理要不得,不高兴也没什么,不会影响到她多少。
“战事吃紧,我们也不容易啊。”
店老板是个意大利人,英文的发音总不太准,偶尔还会夹杂着一两个意语单词,叫人听着怪不舒服的。
真木克彦找到时机切了一下话题,换上一口米兰腔的意语同他谈了起来。
那调性倒很有店老板老家人的感觉,二人相谈甚欢,一下子熟络起来。
从柜台边的手链开始,有栖小泽在心里切着联络用的密文,数了数这个局排布的时间。
最开始还是在两年前的时候——还真是足够久远的记忆。在这个任务之前,她谈的朋友都没超过半年。
有栖小泽只当自己是尽力了,却又想到这一点八成有双方的关系。
店老板和他谈到了一个时常会在这边路过的,帝国剧场的女演员,话间满溢着赞叹之词。
小泽那时正对着试戴在手上有些松的戒指左看右看,眼角余光飘得漫不经心,落在窗外不远处那间时装店门外站的男人身上。
想到谷田则正一个人站在店门外不太自然,惹人怀疑,又觉得以他的谨慎不止于此,应该是带上了真由美一起的——一个大男人在服装店门口傻站是异常的,但站在门口等女朋友试衣服等到烦躁的男人随处可见。
听着他们那头的话题,她又一心二用的想到了自己也在演的剧目。
小泽觉得自己要比女演员好太多,毕竟要骗过那个男人是太不容易的事,就是可惜她的剧场别人看不见了。
这类店里的东西多数时候也不怎么样,她看不上眼。等到印度店员把她补好小钻的胸针递出来的时候,她已经放弃在那个人临终前从他身上找点纪念的想法了。
店老板倒很遗憾不能再跟他谈一会。
真木克彦抬起手看了一眼腕表,唇角勾起奇异的弧度。
他侧过脸看有栖小泽的脸和空着的手,然后状似无奈的朝店老板耸了耸肩。
“看来她没有什么喜欢的。”
身材有些中年发福的店老板听到这里有些气不过,因为这就好像变相在说他这店里就没有好东西。不过他精明的三角眼转了一圈,又看看小泽挽住他手时的故作温驯,生意人的心思和意大利那点罗曼蒂克细胞又顺着脊梁骨爬上了大脑。
神秘兮兮的朝他们打个手势,店老板从柜台底下的底下抽出了一个上锁的夹万。
钥匙“咔嚓”一声打开夹万之后,他将一个绀色天鹅绒面四方盒子放在手心里,粗短的手往小泽的方向伸了伸。
“哎呀……”
盒子打开,她改变主意了。
“还不错。”
这是挑了挑眉的真木先生。
陪女伴买东西,真木克彦不算行家里手,不学礼轻情意重,玩小手段的那一套。
他挑珠宝还算内行,那就行内人办内行事。
干他这一行的忌讳冒险。
战时封锁严重,舶来品凡是好些的都要价不菲。
有栖小泽捧着小盒左看又看,从他身上敲点纪念的心思又活络了起来。
切割完美的宝石照着她的眼睛,瓦蓝透亮。
这下她总觉得这两年明里暗里透给他的真假消息不亏了——又不去想自己从他身上顺走了多少线人条子。
店员开着发票,笔尖在纸上划出沙沙的声响。
付钱是他的事,有栖小泽站在窗边等他们谈完。这回视线是落在了外面小巷阴影里一个要饭的身上。
她像所有阔太太娇小姐一样露出了看到脏东西的神情,手在自己鼻子前扇了三下,又做了“去去去”的手势。
再正常不过。
“戴吗?”
原先还在忙着跟店老板协调发票价钱和实收价钱的人终于谈完了,这会很有闲心的指着戒指问她要不要试试尺寸。
小泽点点头,想自己拿起来,又被他抢先。
只是标准大小的戒指,这会她戴着居然诡异的完全合适,不需要再行调整。
真木克彦摩挲着那一节手指,十分满意自己关于目测的成果。
过于白亮的光透过橱窗打在他的侧脸上,有栖小泽有了片刻的晃神。
一条项链在眼前晃荡——是镶了细碎蓝宝石那种,大概是跟戒指同一批的边角料。
年轻男人帮恋人扣好项链,指甲有意无意的划过她的颈侧。
有栖小泽听见了他压低声音说的一句话,沉默过后叹一口气别过了脸。
“老鼠们躲在哪?”
是干这一行的人谈话之间才会用的独特发声方式。
得不到回复他也不会慌乱,项链扣好,真木克彦象征性的亲吻她嘴角,又重新站直,准备来一次小心谨慎的冒险了。
心脏因为成事前的紧张感在颤抖,还是因为他的眼睛已经不得而知。
小泽如同往日般回应了他的动作,在店老板和店员感慨罗曼蒂克的背景音里也亲吻他的嘴角,然后走一句漫不经心的:“我爱你。”“我也是。”
他是真爱我的。
走出门口的一瞬间,她想到,心里有一块地方轰的塌了下去,若有所失。
太晚了。
店老板追出门,把项链的发票塞她手里。
小泽踩着高跟往前跑,心里默算着:一、二、三、四、五的步数,然后一把抱住了他。
“跑!”
发票顺势进了那个人的西装口袋,她猛的松手,一脚踢开了那个露出少见惊愕表情的人。
枪响。






完。


结局是什么随意理解。

lofter居然也有撕胯节目🙊🙊

可别带黄子韬出场了求求你们🙄🙄🙄